身在香港心繫工場

archive

Home Category : 專題

純文字版

身在香港心繫工場

  一場突如其來的疫症,席捲全球,國家突然封關,國際客運航班相應停飛,宣教士工作匯報安排突然被打亂,回不得,來不得。

  在港工作匯報的宣教士,因工場國家封關,滯留香港。不少人認為那可以繼續安排領會、分享、推動異象、……,雖然未能如常往教會登門拜訪,或與眾多弟兄姊妹親身會面,但透過電話、即時通訊軟件、線上會議軟件等等,仍可繼續工作,且許多人認為留在香港總比在宣教工場好,因為醫療設施、物資供應可能比工場國家的先進和充裕。

  只是,我們可能沒想過滯留原居地的宣教士的心是「身在胡邊心在漢」,他們仍懷著初上工場的熱心和目的,他們記掛的是當地那些他們熟識的肢體,那些在信仰尋覓上忽高忽低的朋友,以及廣大未認識基督的人們。就如有滯港宣教士知悉其工場國家在疫情期間突然發生動亂,就魂牽夢縈。有愛護宣教士的肢體跟宣教士說:幸好你現時在港,……。宣教士聽後卻心如刀割,眼淚險些奪眶而出,她心底裡的回應是:我寧可在工場與我服侍的弟兄姊妹和群體休戚與共,而不是隔岸觀火的讀著新聞報導,等著他們送來消息!原來真實的傷痛使宣教士更珍視神看為寶貴的世人,情願在他們中間甘苦與共;這一趟,宣教士自己也備受考驗,再思宣教的本質和哪裡是自己的歸屬。

  勞啟明、林翠霞宣教士夫婦2020年4月下旬完成工作匯報後因泰國封關滯留香港。原已編訂回到工場後的講道、會議等,只好透過網絡,儘量保持運作,而那些要親身處理的,就只有另覓解決方案。然而內裡關切服侍群體的那團火,驅使他們時常前往或致電話泰國駐香港總領事館,查詢解封日期。6月來了,回泰日子遙遙無期,他們就更頻密地往領事館去,只是得到的回覆仍是千篇一律:等等吧!6月下旬得悉泰國政府宣佈解封,容許某幾類人士申請入境,但不是他們。7月初宣佈持工作証人士可申請入境,但家屬未可同行。只有繼續禱告!隔一週知道持工作證者的家屬也可齊齊返泰,但必須符合幾個條件:每人購買10萬美元用於治療新冠病毒的醫療保險;預訂在曼谷作自我隔離15天的指定防疫隔離酒店;呈交「新冠病毒檢測陰性報告」;並申請手續費用。在前所未有下好不容易辦好所有要求,在遞交申請表後,在預備繳費時,領事館職員突然拿著剛接到的文書,表示泰國政府剛收緊政策,持宗教工作證人士未能入境。他們頓感錯愕,怎麼會呢?!在一籌莫展下離開領事館,心裡失落,盤算著如何跟曼谷的酒店辦退款,如何重新安排工作。誰知一小時後竟然接到領事館職員的電話,著不要退酒店,他們正幫忙向曼谷方面說項。感謝神打開一線希望。

  當天下午他們接到電話立即趕往領事館再辦手續,知道可登上7月23日泰國政府安排的專機,是7月下旬的唯一航班,而8月份航班未有定案。這時距離登機只有6天,他們在炎熱下東奔西走,趕忙收拾,再往領事館取入境准許證,尋找認可的登機前72小時陰性化驗檢測報告及醫生簽署證明。在左折騰、右折騰下,他們終於順利登機。這短短7天發生的事情真的太刺激了,感謝神帶領回到工場,他們蒙召事奉的地方,朝思暮想的群體裡。

  這邊廂有宣教士要回到工場,那邊廂有宣教士要回到香港。

  杜文瀚、杜劉玉潔牧師師母原訂2020年8月回香港工作匯報,並有回港升讀大學的兒子柏謙、女兒柏翹同行。3月初南非出現首宗新冠病毒確診,4月初政府關閉所有邊境口岸,不准出入。誰想到新冠疫情日益嚴峻,開關無望,只有繼續禱告!10月1日南非政府開放邊境,允許國際客運航班升降,他們隨即聯絡旅行社訂購機票,結果發現來約翰尼斯堡的航班不多,只有兩、三家航空公司復飛,沒有直航,必須轉機。由於柏謙、柏翹的學生居留簽證將會到期,經與差會商談後,決定在可行安全情況下,訂購合適機票回港。感謝主,他們一家11月12日平安到達香港,完成14天防疫酒店隔離後,開始工作匯報。12月初南非發現新變種病毒,香港政府宣佈限制在南非居住的人入境時,大家十分驚訝,感恩神讓他們及時回來。

  受疫情影響,這次工作匯報未能與弟兄姊妹共聚見面,主日崇拜與事工分享都在網路進行,只能夠對著攝影鏡頭講道和分享,看不到闊別3年的親愛弟兄姊妹,心裡有說不出的味兒。還好在教會做現場直播或錄影轉播時,可與教牧團契,有些聚會透過線上會議軟件進行,在熒幕上仍可看見弟兄姊妹的臉面。然而,保持社交距離不等同社交隔離,有些好友和主內肢體願意個別或小組見面,彼此鼓勵談心,實在難得。為在室外會面,多了郊遊,其中一次玉桂山遠足之旅,才第一次發現香港有如此秀麗壯觀美景!

  自2020年3月南非封城,教會的主日崇拜轉在網上舉行,因應弟兄姊妹的需要和回應,他們在星期二和三設查經班和祈禱會,弟兄姐妹熱心參與,也漸漸熟悉網路運作。當他們預備回港時,信徒都希望繼續在網上崇拜,查經,禱告,得著餵養。香港時間快南非6小時,他們主日深夜在網上帶領崇拜,週間凌晨2時起來帶領查經和禱告會,在香港用南非時間生活,日夜顛倒,但見信徒樂意追求學習,雖然感到疲累,卻是十分值得。

  柏謙和柏翹回港後相繼入住大學宿舍,意味著他們夫婦再回南非後,要踏進人生另一個階段:「空巢」。面對分離、面對掛念、面對南非仍然高企的疫情,但為了信徒和南非廣大未聽過福音的華人,他們情願回去,歡喜服侍。

  新冠疫情帶來全球衝擊,國家地區封關開關,封城開城,無從預計,無法掌控,宣教上的來往出入受著極大影響。我們看似無法行動,但神的手沒有叫我們完全被困,祂的引領使我們仍能持續前行。即使我們灰心失落,祂仍然工作,祂提醒我們勿忘初衷,祂是宣教之主,祂的國不被震動。

(編按:在杜文瀚牧師師母預備動身回南非的前一天,師母突然接到一個惡性腫瘤的化驗報告。他們暫延返回南非,師母會在港接受手術和治療。請代禱。)

Read More →

代禱信 分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