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情「願」向前行 (03/2024快訊)

archive

Home Category : 香港區快訊

題目名稱

理情「願」向前行
當問到宣教是——誰的意願?


杜文瀚牧師│動員及訓練主任│前南非工場宣教士

父母的意願?還是我的意願?

  我才從別的長輩口中知道,原來父母在我年少時已經把我和弟弟奉獻給主,只是當時我們不知道有這件事。然而,神垂聽了他們的禱告。

  ……我參加了學園傳道會舉辦的傳福音訓練營,在最後一晚的聚會中,我清楚看見一幅普世宣教的圖畫。當講員呼召的時候,我舉手回應,並站出來作禱告:「神啊,你若差派我去宣教,我願意去回應。」這一刻的景象,仍然烙印在心中,在往後宣教的事奉中常常成為我的提醒,因為這是神的心意,是神呼召了我。

  後來,神讓我漸漸清楚自己的事奉方向和群體(海外華人)。神透過往後不同的短宣(台灣、蒙古、西伯利亞、日本等地),我看見很多海外華人對福音是開放的,不單是年青學生,也有成人。因此,宣教的呼召就更加肯定了。

  從小「宣教」並不是我的意願,卻帶著父母奉獻的心願,加上後來清楚神的帶領,我最終踏上了南非的宣教路,這成了我的意願。
[原文]


高學敏傳道│派駐澳門工場宣教士

我「想」就可以了嗎?

  宣教士不是做成乃是成為;不是人想去做宣教士,而是蒙主選召為上帝所用。

  青年團契與渴慕主的一群肢體追求認識主,當年在教會参與「我找到了」福音遍傳運動,激勵了我們。其後每主日學後,幾位恆常跪在世界地圖下、求主差派工人的年青弟兄姊妹,常組隊四出佈道,日後大都成為了主的工人。其中三位成為了宣教士,一位被差往印度洋的華人,一位向西非的非洲人,(其中一人則是我志向中國同胞。)其中有在宣教工場已達40年,至今仍不退休。其後二十年來主也感召了三對宣教夫婦往外宣教。

  因有两位在我之前被主差往宣教工場的弟兄,身先士率,藉着祷告關懷宣教助我逐步踏上宣教路。其間也参加短宣中心舉辦的全澳門福音遍傳,清楚知道每個基督徒將生命献給主為天國服役乃理所當然,最後毅然放下工作去接受神學訓練。等候主差遣。

  ……若有人問:「我有很多理想及願望尚未達成,我真的要去宣教嗎?」正如我的前言:宣教士不是自己的選擇的職業,乃上帝的選召並祂的預備。若有人有此疑問,最好祈禱弄清楚,免得日後後悔。然而,宣教工場各方面需要都很大,除了經濟禱告支援,宣教士更需要有傳福音的伙伴協助,譬如保羅的同工隊中有西拉和路加醫生,才能將福音傳到歐洲完成主的召命。
[原文]


鍾惠屏牧師│派駐台灣工場宣教士

我真的「能夠」嗎?

  踏上宣教之路,有我的心志!也是神的旨意!起初有宣教的意念,是因神學院的宣教課……那時,我立下了心願,若有機會,願意出去需要的地方傳耶穌的愛,使人同得豐盛的生命。上帝聽見這心願!

  ……遇到一家修車行,抱著小孩的年輕媽媽,跟她分享「福音橋」,她的回答讓我震撼:如果我還沒結婚,我可以選擇這耶穌信仰,現在一切都得聽丈夫的家族了。我向上帝立下心願,若有機會再來台灣,要向那些未婚女孩傳耶穌的愛,讓她們得著主豐盛的人生,再選擇跟誰結婚。

  但是要如何確認是神的呼召,或只是自己想法呢?有心願,上帝就要我去嗎?真是要確認的!就是要禱告、禱告、禱告!回香港後,我在母堂作傳道,服事滿一年可放年假。禱告上帝,放假要去哪裡呢?台灣嗎?神提醒我可參加短宣隊,又真的找到有差會舉辦台灣短宣隊!於是,我就以禱告的心尋覓著神的帶領,是否真的呼召我去台灣服事?自覺條件不夠,不可能去:身型廋小,不夠強壯,學識不高,沒什麼專長。但是可做宣教的支持者,所以就參加不同差會的關懷組,又在海外基督使團/宣道會差會/差傳事工聯會做義工,幫忙籌辦差傳聚會,聽宣教士分享會,從不同的層面認識宣教事工。在尋求的幾年裡,我每年都去台灣短宣,也去過中福團的泰北工場短宣,尋求神的引導—但上帝對我說:「不是這裡。」各差會同工很積極幫助我,相約宣教前輩談話:姊妹,練好國語及再進修,讀多點書;又有牧師總結—姊妹你不適合去宣教!在香港好好傳道吧!

  我禱告求問上帝,有前輩說不適合去,有宣教士說可以去,那麼天父祢說我可以嗎? ……
[原文]


譚國權牧師│派駐南非工場宣教士

還可推搪到何時?

  ……相對龐大數目的未得之民,在南非為主作工的人實在太少,正如主耶穌曾說:「要收的莊稼多,作工的人少,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,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。」(路十2)這幅圖畫非常不平衡,一邊是莊稼多,另一邊是工人少,不能滿足真正的需要。如何解決這個情況?我想這些莊稼是屬於神的,就必須由神來解決,因為主耶穌曾教導門徒——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去收割,於是我由焦急轉向祈求主。

  我的心並沒有因著禱告而平靜下來,每當看到困苦流離、未得救恩的人,心裡總泛起這段經文。彷彿看到主當年不辭勞苦走遍各城各鄉的光景,主看到各人的需要,祂憐憫那些沒有牧人的羊。主多麼需要有人與祂同工,多麼需要有人承傳祂的工作。這些散居在外的華人,若沒有人向他們傳福音,他們的靈魂將會永遠滅亡。神讓我看到在南非不是沒有需要,只是沒有人理會。

  向南非華人傳福音的呼召一直催迫著我,沒錯,神不單顧念沒有牧人的羊,神也看重打發工人,我便暗暗自忖:「千里之行始於足下,我可以推搪到幾時呢?」於是便決定回應主的呼召……
[原文]


薔薇牧師│派駐創啟地區宣教士

選來選去,誰有權去選?

  記得起初蒙召讀神學之時,我是自願選擇行一條上帝要我行的路。

  在社會工作最初的六年,我都是順從父親的安排,但基於內心一種對人生的不滿足,毅然放下沉悶的工作,選擇進入一間福音機構中服侍兒童。三年後,心中仍然感覺不滿足,便選擇進入神學院接受裝備,宣教的眼界、胸襟,從此一點一滴埋藏在心靈的深處。

  牧會四年後,便踏上一年半的短期宣教。在這經歷中,我需作選擇:宣教或是家庭。出工場時,爸爸已年過70,並發現患上癌症。當時,我在工場須3個月出境一次,心想仍然能回家探望父親。但爸爸的情況不如理想,一次從工場出境回家,爸爸要求我留港服侍他,我心想家中還有哥哥及媽媽可照顧他,自己還有不到一年的時間,便完成這個旅程,就毅然改變過往完全順從父親請求的做法,繼續前面的宣教路。雖然爸爸在我這一年半的短宣過程中過世,神仍然恩待我,有機會在他離世前陪伴三天。感恩我沒有因此埋怨天父,相反在後來10年的差會事奉中,更懂得關心和探望宣教士患病及未信主的父母。期間,神也憐憫我,帶領了媽媽歸向祂,讓我能在祂安排的時候裡,毫無後顧之憂地踏上創啟地區宣教之路。

  ……經過多年事奉的歷程,無論是去資源物資缺乏的國家,或是近在眼前的不同族群,只要是上帝的呼召,我也願意盡我有生之年去服侍他們。……
[原文]


林翠霞牧師│派駐泰國工場宣教士

祢「情」我「願」宣教路

  曾有短宣隊員問:「為甚麼妳願意在自己的黃金歲月跑去山頭野嶺做宣教士,十多年來只帶領了幾十個布蘭人信主,這樣會否投資大回報少呢?」被這樣一問,才發覺原來自己從來沒有這種「值不值得」的想法。又有一位弟兄問我是怎樣走上宣教路。他一直猶豫不決,因為要做一個宣教人生的規劃,實在通不過他的理性。用算盤在利害中間怎樣敲,也敲不出答案。以致他一直說不出那句:「我願意去!」

  我回答弟兄說:「我走上宣教路,不是一個計算後得出的結果,而是一個聽命的結果。」

  1998年神呼召我離開又熟悉又安舒的環境,去到泰國北部作宣教士。2002年,神進一步呼召我要在泰國布蘭族(沒有文字,是非常抗拒福音的群體)中開荒佈道、建立教會。當時也遭受到很多反對聲音,這些聲音總結來說都是一個論調,就是——你所做的很難有結果的,還是不要擔起這事工。但另一邊廂,神卻對我說:「各民、各方、各族都要在基督台前敬拜。」所以布蘭族要在基督台前敬拜,基督要這民族敬拜祂。故此我便堅持要去到布蘭族人中間見證神的大愛,傳講基督十字架的救贖。

  ……若你問是甚麼驅使我們向這群座落泰緬邊界高山上的布蘭族傳福音,我就只能答:不是我,是祂!是祢情、我願!是主耶穌對這群活在黑暗中的山民的恩情,是主耶穌無邊的大愛,不離不棄的尋找。……

  親愛的弟兄姊妹,若你還有很多人生精彩的規劃尚待實現,以致你仍在躊躇不前、不敢伸出手讓神拖帶,那麼我要鼓勵你,要放膽跟著神走你人生的每一步。放下你的如意算盤,挑通你的耳朵,細心傾聽神的心意。祂要引領你走進更精彩的宣教人生。
[原文]

Read More →

純文字版

本地跨文化事工──尼泊爾篇

人生下半場——我忘記了,祢都曉得

歐淑賢(Brenda)

 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,某個寒冷的日子,我、外子和一位在做尼泊爾事工的弟兄,拿著小禮物到西洋菜街(女人街)一幢唐樓,到一個尼泊爾家庭作聖誕探訪。

  當時我剛退休了幾個月,仍未正式思考人生下半場的方向,這次突然出現的任務(關心尼泊爾兒童的成長,幫助他們學習中文,喜歡美術音樂,……),令我想起十年前在教會的差傳主日,差會同工向我們介紹少數族裔足球事工,那時我心裡對神說:「很特別喎!踢波傳福音,有機會真想去球場探吓佢哋。」後來一忙,也就忘記了。然而,神萬事都曉得!

  那天,我們要探訪的兩兄弟早早就在家樓下「恭候」!攀了六層樓梯後,氣喘甫定,他們很靦腆地招呼我們吃雞肉饃饃(餃子,尼語稱 MoMo),他們竟然是全家齊集,以表達歡迎。

  尼泊爾人的家庭觀念很重,加上可能在本地生活不易,親戚更加傾向聚居一處、彼此幫助。這家孩子的居所,有四房一個小廳、一個洗手間,卻住著三個有親戚關係的家庭。廳角有一座與小廳不成比例的神壇,供奉著他們膜拜的神靈。我恍然大悟,大哥的英文名字正是他們供奉的其中一個神明的名字!尼泊爾人生性熱情友善,但若有家族成員改信其他宗教,長輩們會群起反對,毫不客氣。

  後來在閒談中才知道這兩兄弟就是來自那個足球組……

  轉眼間,我已跟尼泊爾孩子相處了五年了。我們通常會在星期一至四下午與他們相聚,隔個星期五則有名為「Friday Sunshine」的聚會,是類似團契形式的,義工大多是退休人士。

  尼泊爾孩子一般都很單純,但非常活潑,好動多言;有時候我在想:「佢哋日日對住班老人家,真係好悶喎!」然而,孩子們雖佻皮,內心卻很有情,明白導師們有時縱然嚴格,其實是疼他們的。他們知道導師們都信耶穌,有些孩子在休息時愛拿起圖書、包括兒童英文聖經來看。我們雖然又老又欠青春活力,但神的恩典真是夠用,祂的應許是實在的。

  主耶穌說:「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,我的擔子是輕省的。」(馬太福音十一 30)

  這幾年的七至八月,我們都舉辦了兩至四星期的暑期活動,當中有福音元素及佈道,帶領孩子們認識那創造宇宙萬物的真神!

  感謝主,兩年前我們收割了第一批福音果子,三個中學生信主;去年暑假多了四個小學生。

  「報福音傳喜信的人,他們的腳蹤何等佳美!」(羅馬書十 15)

  感謝主,今年五月開始,我們加入中福團大家庭,成為本地跨文化事工組的一員,期盼神的大能及祝福繼續臨在、使更多尼泊爾家庭能認識主基督。

本團需要關心尼泊爾孩童,樂意幫助他們在基督裡、在品格上、在生活上、在學習上成長的義工(最好能用簡單英語溝通),也需要喜歡與孩童家長聯繫、探訪他們的義工,有意者,請以電郵或電話與本團香港辦事處聯絡。

Read More →

純文字版

傻傻地向流星許願

黃麗芬牧師│香港區主任

  在某個寒冷的晚上,去到山上,甫一下車,腳就落在爛泥中;想靠在石頭上,卻又摸到糊糊的「鳥糞」……一個一開始就不太美麗的夜晚,但當抬頭一看,滿天的繁星差點閃瞎了我的雙眼……

  生活在香港,很難看過遼闊澄淨的星空,星星總是因著氣候、污染、光害等原因,而被逼隱藏在灰濛濛的天幕之後。但在泰北的山區,相對原始太多了,根本沒有上述的問題。滿天閃爍璀璨的繁星,不曾看過的人,大概無法想像,反正我就被這美景給震憾住了,然後就熱血上腦了、在心裡對神說:「如果祢讓我看見流星,我就去做宣教士!」

  向神許願的下一秒,我就後悔了。這不是太可怕了嗎?做宣教士?不是要讀神學、要離鄕別井、要低收入、在荒蕪山區生活、要面對很多蛇蟲鼠蟻嗎?老實說,那一秒間,怎可能想到那麼多?我就是天然的、單純的後悔和抗拒。

  怎知道,神比我更快,就在我後悔的那一秒,流星就在我眼前一閃而逝了……我眨一眨眼,又望一望身邊的人,碰碰她,問道:「剛才是否有流星經過?」她很肯定的說:「是啊!」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

  後來,我問在那裡做宣教士的團契前導師:「我真的要做宣教士嗎?」她有沒有長篇大論的向我說教,我已不記得了,只記得幾個字:「許願不還,不如不許。」帶著這幾個字,我回到香港,反覆思想,上帝也反覆用經文提醒,那段時間的靈修,時不時就出現差不多的字句,最可怕的是有一次看到的一段:「你向神許願,償還不可遲延,因他不喜悅愚昧人,所以你許的願應當償還。你許願不還,不如不許。不可任你的口使肉體犯罪,也不可在祭司面前說是錯許了。為何使神因你的聲音發怒,敗壞你手所做的呢?」(傳道書五 4-6)

  神如此認真看待我想看流星的願望,我該如何回應呢?父親說這是東南亞常見的現象。是偶然嗎?是常態嗎?如果「偶然」是如此輕易能出現,世界就不會有那麼多「相遇不相逢」、「錯身而過」的遺憾了。事實是,要達成這願望,神須讓那顆星在不知多少光年前就燃燒,並在某時間點墜落、在我許願的一秒間在我眼前經過。祂還在事後也不停的提醒我,要還願。神如此認真看待一位小女子輕率、傻氣之言,讓我自覺也要認真的回應祂。

  及後的日子,我繼續努力追求認識神、裝備自己、認識宣教、尋問祂的心意(對我以及對這世代)……我心裡的願望改變了,我甚「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。願你的國降臨;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,如同行在天上。」五年後,我進了神學院學習;三年後,到委內瑞拉短宣半年;再之後到巴拿馬,在那裡有十年之久的宣教服事,直到差會徵召我回來接班。

  這是我的心願、我的故事,我們每一個宣教士都有他們獨特的心願及故事,你的又在哪裡呢?

Read More →

(03/2024快訊專題──理情「願」向前行宣教士分享原文)
――林翠霞牧師(本團派駐泰國工場宣教士)


  曾有短宣隊員問:「為甚麼妳願意在自己的黃金歲月跑去山頭野嶺做宣教士,十多年來只帶領了幾十個布蘭人信主,這樣會否投資大回報少呢?」被這樣一問,才發覺原來自己從來沒有這種「值不值得」的想法。又有一位弟兄問我是怎樣走上宣教路。他一直猶豫不決,因為要做一個宣教人生的規劃,實在通不過他的理性。用算盤在利害中間怎樣敲,也敲不出答案。以致他一直說不出那句:「我願意去!」

  我回答弟兄說:「我走上宣教路,不是一個計算後得出的結果,而是一個聽命的結果。」

  1998年神呼召我離開又熟悉又安舒的環境,去到泰國北部作宣教士。2002年,神進一步呼召我要在泰國布蘭族(沒有文字,是非常抗拒福音的群體)中開荒佈道、建立教會。當時也遭受到很多反對聲音,這些聲音總結來說都是一個論調,就是——你所做的很難有結果的,還是不要擔起這事工。但另一邊廂,神卻對我說:「各民、各方、各族都要在基督台前敬拜。」所以布蘭族要在基督台前敬拜,基督要這民族敬拜祂。故此我便堅持要去到布蘭族人中間見證神的大愛,傳講基督十字架的救贖。

  轉眼間已二十年,最初是我獨自挑起這開荒工作,幾年後神帶領啟明加入。二十年間,我們建立了朗利佈道所和惠密廉佈道所,兩間佈道所合共有信徒約80人(部份已安息主懷)。人數雖然很少,但每一個都是見證著神的大能和慈愛拯救。

  若你問是甚麼驅使我們向這群座落泰緬邊界高山上的布蘭族傳福音,我就只能答:不是我,是祂!是祢情、我願!是主耶穌對這群活在黑暗中的山民的恩情,是主耶穌無邊的大愛,不離不棄的尋找。雖然他們還在抵抗福音,但主耶穌的恩情感動我們要去,哪管今天他們仍在抵擋,但終有一天將有很多布蘭人因著主救贖的大能,而站在主的台前敬拜。

  親愛的弟兄姊妹,若你還有很多人生精彩的規劃尚待實現,以致你仍在躊躇不前、不敢伸出手讓神拖帶,那麼我要鼓勵你,要放膽跟著神走你人生的每一步。放下你的如意算盤,挑通你的耳朵,細心傾聽神的心意。祂要引領你走進更精彩的宣教人生。

Read More →

(03/2024快訊專題──理情「願」向前行宣教士分享原文)
――薔薇牧師(本團派駐創啟地區宣教士)


  記得起初蒙召讀神學之時,我是自願選擇行一條上帝要我行的路。

  在社會工作最初的六年,我都是順從父親的安排,但基於內心一種對人生的不滿足,毅然放下沉悶的工作,選擇進入一間福音機構中服侍兒童。三年後,心中仍然感覺不滿足,便選擇進入神學院接受裝備,宣教的眼界、胸襟,從此一點一滴埋藏在心靈的深處。

  牧會四年後,便踏上一年半的短期宣教。在這經歷中,我需作選擇:宣教或是家庭。出工場時,爸爸已年過70,並發現患上癌症。當時,我在工場須3個月出境一次,心想仍然能回家探望父親。但爸爸的情況不如理想,一次從工場出境回家,爸爸要求我留港服侍他,我心想家中還有哥哥及媽媽可照顧他,自己還有不到一年的時間,便完成這個旅程,就毅然改變過往完全順從父親請求的做法,繼續前面的宣教路。雖然爸爸在我這一年半的短宣過程中過世,神仍然恩待我,有機會在他離世前陪伴三天。感恩我沒有因此埋怨天父,相反在後來10年的差會事奉中,更懂得關心和探望宣教士患病及未信主的父母。期間,神也憐憫我,帶領了媽媽歸向祂,讓我能在祂安排的時候裡,毫無後顧之憂地踏上創啟地區宣教之路。

  其實那一年半多的泰北宣教體驗,是日後創啟地區工場的跳板,之前要適應的是無毒的四腳蛇及蟋蟀等昆蟲,後來則要與有毒的毛蟲及嚇人的老鼠和蟑螂同住。泰北工場要突破的是學習語言,及操練作靈界爭戰,當中體會到與黑暗勢力對峙最有效的方法,是更倚靠上帝及對付自己生命中的罪。創啟地區工場要學習的,是環境的貧窮與心靈貧窮的掙扎。起初還覺得來創啟地區是讓自己有瘦身的機會,但隨著日子過去,更明白以色列人為何埋怨在曠野沒肉吃。當學生放假或上學後,便會想辦法捉麻雀及白鴿來補充蛋白質。除了照顧學生們的靈修生活外,也嘗試不同養殖方式以生產更多食材,去補充孩子們肉體的需要。

  回想那段在創啟地區事奉的日子,挑戰很大,在生活適應上又非常艱難。由於工場是軍政府管轄的地方,不能住在服侍群體中間,每天工作至晚上9:00,便需要學生送我回旅館休息。冬天早晚都非常寒冷,停電及缺水是當地常有的現象,若不是上帝清楚的呼召,我是不會去這個工場的。猶記得在十多年前,新聞報導該地區因一場風暴導致罹難及失蹤人數達13萬人以上,當時就把我的心拉住了。在此之前幾年,開始帶短宣隊到這國家,看見神學院缺乏師資,學生中心缺乏資源,心中對培育青少年產生了負擔。回想當初差會國際總幹事為我開綠燈、教會主任牧師全力支持,及不同教會的弟兄姊妹願意在經濟上支持,這一切都看見神奇妙的作為。

  由創啟工場回港後,經過兩年時間修復視網膜的損傷;安靜反省生命後,再領一隊短宣重返該地區。神用了兩件事讓我心裡的宣教之火重燃,篇幅有限,有機會再分享。這一程真是很特別的安排,每年除了能兩次返回當地教學外,上帝更為我開了咫尺宣教的機會,就是向在港工作的外籍傭工傳福音。經過多年事奉的歷程,無論是去資源物資缺乏的國家,或是近在眼前的不同族群,只要是上帝的呼召,我也願意盡我有生之年去服侍他們。

Read More →

(03/2024快訊專題──理情「願」向前行宣教士分享原文)
――譚國權牧師(本團派駐南非工場宣教士)


莊稼多
  自我在1992年踏足南非,便與這片土地結下了不解之緣。1998年,中國和南非建交以後,因著政府提供了有利的營商環境,無論是中資企業或個體戶,都紛紛前來尋找商機,足跡遍滿南非各大城市。這些華人都有著一個「黃金夢」,他們付出健康,不眠不休為的是要賺錢,金錢似乎是他們人生的唯一目標。

工人少
  相對龐大數目的未得之民,在南非為主作工的人實在太少,正如主耶穌曾說:「要收的莊稼多,作工的人少,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,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。」(路十2)這幅圖畫非常不平衡,一邊是莊稼多,另一邊是工人少,不能滿足真正的需要。如何解決這個情況?我想這些莊稼是屬於神的,就必須由神來解決,因為主耶穌曾教導門徒——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去收割,於是我由焦急轉向祈求主。

回應呼召
  我的心並沒有因著禱告而平靜下來,每當看到困苦流離、未得救恩的人,心裡總泛起這段經文。彷彿看到主當年不辭勞苦走遍各城各鄉的光景,主看到各人的需要,祂憐憫那些沒有牧人的羊。主多麼需要有人與祂同工,多麼需要有人承傳祂的工作。這些散居在外的華人,若沒有人向他們傳福音,他們的靈魂將會永遠滅亡。神讓我看到在南非不是沒有需要,只是沒有人理會。

  向南非華人傳福音的呼召一直催迫著我,沒錯,神不單顧念沒有牧人的羊,神也看重打發工人,我便暗暗自忖:「千里之行始於足下,我可以推搪到幾時呢?」於是便決定回應主的呼召,但又考量到宣教要走的路甚遠,在多位屬靈長輩和宣教士的鼓勵推薦下,我們夫婦便返回香港接受四年神學裝備,畢業後加入了中華福音使命團。蒙神恩領,我們被差派至南非服事當地華人。

實踐使命
  在宣教的年間,神帶領我們分別在南非約翰內斯堡及「國中國」萊索托開荒植堂,故此我們常穿梭於這兩個國家和不同城市之間。置身異地,有很多生活上突發的事情,或事工多方面的挑戰,這些狀況都是難以預計的。每遇到困難時,就想起這首詩歌:「我不知明日將如何,每時刻安然渡過,……但我知主掌管明天,祂必要領我向前。」

Read More →

(03/2024快訊專題──理情「願」向前行宣教士分享原文)
――鍾惠屏牧師(本團派駐台灣工場宣教士)


  踏上宣教之路,有我的心志!也是神的旨意!起初有宣教的意念,是因神學院的宣教課,老師分享到澳洲土族宣教服侍;他們不認識耶穌,因為沒有人告訴他們耶穌是救主、唯一的真神。那時,我立下了心願,若有機會,願意出去需要的地方傳耶穌的愛,使人同得豐盛的生命。上帝聽見這心願!

  1983年神學畢業那年,有台灣一個月短宣,雖然很想去,但卻苦於沒有經費;最後卻奇蹟地可以參加:本是同班同學的名額,且已募足經費,她卻因爸爸突然生病不能成行,邀我代替她去,不用付分亳,奇妙的上帝!

  短宣隊每週有不同的服事,鄉村佈道營一週,在台北的鶯歌鎮教會住宿,每天上午都是講道信息、禱告、祝福祈禱,下午出隊,三人小隊(台語/國語/外國人)。步行村中逐家佈道、派發福音單張、個人談道;遇到一家修車行,抱著小孩的年輕媽媽,跟她分享「福音橋」,她的回答讓我震撼:如果我還沒結婚,我可以選擇這耶穌信仰,現在一切都得聽丈夫的家族了。我向上帝立下心願,若有機會再來台灣,要向那些未婚女孩傳耶穌的愛,讓她們得著主豐盛的人生,再選擇跟誰結婚。

  但是要如何確認是神的呼召,或只是自己想法呢?有心願,上帝就要我去嗎?真是要確認的!就是要禱告、禱告、禱告!回香港後,我在母堂作傳道,服事滿一年可放年假。禱告上帝,放假要去哪裡呢?台灣嗎?神提醒我可參加短宣隊,又真的找到有差會舉辦台灣短宣隊!於是,我就以禱告的心尋覓著神的帶領,是否真的呼召我去台灣服事?自覺條件不夠,不可能去:身型廋小,不夠強壯,學識不高,沒什麼專長。但是可做宣教的支持者,所以就參加不同差會的關懷組,又在海外基督使團/宣道會差會/差傳事工聯會做義工,幫忙籌辦差傳聚會,聽宣教士分享會,從不同的層面認識宣教事工。在尋求的幾年裡,我每年都去台灣短宣,也去過中福團的泰北工場短宣,尋求神的引導—但上帝對我說:「不是這裡。」各差會同工很積極幫助我,相約宣教前輩談話:姊妹,練好國語及再進修,讀多點書;又有牧師總結—姊妹你不適合去宣教!在香港好好傳道吧!

  我禱告求問上帝,有前輩說不適合去,有宣教士說可以去,那麼天父祢說我可以嗎?當我禱告求神給我話語的證據及召命,上帝陸續在靈修經文給我話語:「你若甘心就有賞賜….若不甘心,責任已交托你了」(林九17)。「往普天下去…傳福音給萬民聽」(徒一8)。神的話銘記在心,時刻成為了我的提醒,即使在重病、困難、灰心,或是被教會冷漠、拒絕,謹記著上帝同行與呼召!

  第四次去高雄短宣時,姊妹騎腳踏車帶我去工廠區看,有200間工廠,晚上陰暗寂靜,下車觀望,上帝對我說:「你的工場在這裡!」當時我被嚇倒,心中其實很害怕:「天父,真的!要搬來台灣,袮必要與我同去才成!」最後我決心順服上帝!

  在高雄事奉9年半後,我回到香港進修,2000年被調到澳門3年,兩年多後,上帝再一次呼召我回台灣,並對我說:「保羅:我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」(徒二十六19)。當時的我,身體病得很嚴重,就請辭回港治病:讓上帝醫治及禱告、等候回台灣。上帝帶領2004年加入中福團回台灣服事到現在,每一段都看到上帝引領著:台中、新竹、恆春,轉眼19年,領受天父豐厚恩典,數算不盡,感謝天父!

Read More →

(03/2024快訊專題──理情「願」向前行宣教士分享原文)
――高學敏傳道(本團派駐澳門工場宣教士)


前言:宣教士不是做成乃是成為;不是人想去做宣教士,而是蒙主選召為上帝所用。

一)蒙召的過程
  參與青年團契時,與一群渴慕主的肢體一起追求認識主,當年在教會參與「我找到了」福音遍傳運動,激勵了我們。其後每主日學後,幾位團友恆常跪在世界地圖下、求主差派工人到不同的地區。這幾位年青的弟兄姊妹,常組隊四出佈道,日後大都成為了主的工人。其中三位成為了宣教士,一位被差往印度洋服事華人,一位向西非的非洲人傳福音,而其中一人則是我。其中有的在宣教工場已達40年,至今仍不退休。其後二十年來,主也感召了三對宣教夫婦往外宣教。

  因有兩位弟兄在我之前被主差往宣教工場,他們身先士率,藉着禱告關懷,助我逐步踏上宣教路。其間也參加短宣中心舉辦的全澳門福音遍傳,清楚知道每個基督將生命獻給主,為天國服役乃理所當然,最後毅然放下工作,去接受神學訓練。等候主差遣。

二)掙扎與引领
  在清楚主要差遣我去的工場後,曾為自己有各方面的缺欠,內心極有掙扎,但主藉著祂的話(王上十七13-14)和詩歌《袮的信實廣大》鼓勵我,其間雖然也有動摇,但主卻在我身處工場所遇到各種的困境中,彰顯祂的奇妙和供應。我們的主真是信實的,總沒有一次叫仰望祂的人羞愧!因此每次遇到的困難,是叫我不敢依靠自己,乃要專注仰賴這位差遣我的主。

三) 得力的秘訣
  一個單身的姊妹在宣教的路上,三十年來實在遇到不少的困難考驗,然而,無論是在物質及心靈方面,差遣的主總不讓我感到有所欠缺!每遇困境,總記著我是被主所差派的,祂必不叫仰賴祂的工人羞愧!每日從靈修親近主中,得著主話語的供應。讓我學到得力的秘訣,乃在於常保持與主連結。正如約翰福音十五章主所強調的:「常在我裡面的,我也常在他裡面,這人就多結果子;因為離了我,你們就不能做什麼。」(約十五5)。

結語:
  若有人問:「我仍有很多理想及願望尚未達成,我真的要去宣教嗎?」正如我的前言:宣教士不是自己選擇的職業,乃上帝的選召並祂的預備。若有人有此疑問,最好祈禱弄清楚,免得日後後悔。然而,宣教工場各方面需要都很大,除了經濟及禱告支援,宣教士更需要有傳福音的伙伴協助,譬如保羅的同工隊中有西拉和路加醫生,才能將福音傳到歐洲,完成主的召命。

Read More →

(03/2024快訊專題──理情「願」向前行宣教士分享原文)
――杜文瀚牧師(本團動員及訓練主任│前南非工場宣教士)


  我從小在基督教家庭長大。小時候,看見教會內牧師傳道人的好榜樣,只是我從未想過要成為牧師或傳道人。記得小時候,父母、我和弟弟每天晚上都有家庭崇拜,一起讀聖經和祈禱,在祈禱中,特別輪流為不同的宣教士禱告。因此,那些宣教士的名字,直到今天仍記在我的心中。經過很多年之後,我才從別的長輩口中知道,原來父母在我年少時已經把我和弟弟奉獻給主,只是當時我們不知道有這件事。然而,神垂聽了他們的禱告。

  當我讀大學的時候,如常的選科,對於未來並未有清楚的方向。直到在大學三年級的時候,我參加了學園傳道會舉辦的傳福音訓練營,在最後一晚的聚會中,我清楚看見一幅普世宣教的圖畫。當講員呼召的時候,我舉手回應,並站出來作禱告:「神啊,你若差派我去宣教,我願意去回應。」這一刻的景象,仍然烙印在心中,在往後宣教的事奉中常常成為我的提醒,因為這是神的心意,是神呼召了我。

  後來,神讓我漸漸清楚自己的事奉方向和群體(海外華人)。神透過往後不同的短宣(台灣、蒙古、西伯利亞、日本等地),我看見很多海外華人對福音是開放的,不單是年青學生,也有成人。因此,宣教的呼召就更加肯定了。

  在申請成為宣教士之前,得到太太的支持,她也領受了從神而來的呼召和確認。這樣,我們立志在宣教路上一同事奉。在2004年,我們一家五口正式踏上南非宣教事奉的路;及後的十七年,我們集中在兩個城巿服事(紐卡索、伊利沙伯港),在2021年我們一家人平安從工場回港,現時我和太太都在中福團香港區辦事處裡事奉。

  回顧這十七年的事奉,有一節經文仍然留在我的心裡:「因此,亞基帕王啊!我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。」(徒廿六19)當時使徒保羅向亞基帕王講述他的信主經過,並指出主耶穌如何呼召他。這節經文,我在2004年差遣禮的時候引用過,直到今天,我可以說在南非的宣教事奉是天上來的異象,如今我們已經完成了。

  從小「宣教」並不是我的意願,卻帶著父母奉獻的心願,加上後來清楚神的帶領,我最終踏上了南非的宣教路,這成了我的意願。

Read More →

代禱信 分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