宣教X根基

Home Category : 宣教X

宣教X根基

一位鄉村的財主看見一位富豪在鎮上蓋了一座漂亮的樓房,第三層是個華麗的樓閣,心生羨慕,就想也為自己建造個華麗的樓閣。財主找來建築師,請他建造。

開始時,財主見建築師在土地上量度規劃,心生疑惑,問道「幹嗎要量度規劃?直接造那第三層的樓閣就好了!」……

……建築師回應「那有不做地基的?不建一樓如何建二樓?不建二樓又如何建三樓?」富翁直說「我不要下面的兩層,除了白白花錢外,更浪費時間,我需要的是第三層!」

這個『空中樓閣』的典故,是在說人不切實際。想站在山頂,卻不想從最低開始,豈不是說就只想『一步登天』?這個比喻是較誇張及極端,但卻又是絕對的真實!

二○一八年度邵逸夫數學科學獎得主路易•卡法雷(Luis A Caffarelli),因在偏微分方程上有突破性的工作,包括創立一套正則理論,適用於如蒙日—安培方程等非線性方程,及如障礙問題等的自由邊界問題。這些工作影響了該領域整個世代的研究,使他獲得該獎。

看完,明白他在說什麼東西?

在維基搜尋解答:偏微分方程式(Partial Differential Equation,縮寫作PDE)指含有未知函數及其偏導數的方程式。描述自變數、未知函數及其偏導數之間的關係。符合這個關係的函數是方程式的解……一個偏微分方程的定解問題,若其定解區域的部分邊界是待定的,它和定解問題的解彼此相關且必須同時確定。這類定解問題,人們稱之為自由邊界問題,其待定邊界稱為自由邊界。所有自由邊界問題都是非線性問題……自由邊界問題的研究有著廣泛的實際背景。在滲流力學、等離子物理、塑性力學、射流等方面都提出了各種不同形式的定常和不定常自由邊界問題………………

看完,明白他在說什麼東西?

很多人都『知道』及『認識』『基礎』的重要性,但又有多少人是『認真』『看待』並『持之以恆』的『重視』它?

要看得明什麼是偏微分方程式,必須先要懂得很多不同的基礎數理及公式。有很多複習的問題,在去蕪存菁或回到問題的根本時,往往都是由很多『基本』的問題所組成。

樹木要長得高長得大,視乎它的根扎得有多深多廣。正所謂「根深不怕風搖動,身正不怕影子歪」。樹要長得高大,根只是扎得深不夠!根只是扎得廣亦不夠!因為風一吹就倒了。樹根必須扎得又深又廣,才能在風雨中站得穩。很多人只是在談論樹的『繁枝』『末節』、『花朵』『果實』,卻忽略了在泥土下的根本。這是『本末倒置』『捨本逐末』!

現在人們談論宣教亦是如此,講很多方法吖、策略吖、問題吖、工作吖。短宣隊就係成長吖、培靈吖、佈道吖、培訓吖……是的,這些都很好很重要!但最重要的是什麼呢?

*現實生活中,你有什麼是持之以恆的,是本?是末……?

Read More →

宣教X職分

李白在《俠客行》中,是這樣描述俠客的「銀鞍照白馬,颯沓如流星。 十步殺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與名。」

「俠」在傳統中國社會裡,有特殊的意義。「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與名。」在某程度來說,我認為每個基督徒都是「俠客」……

試想想,其實在我們身邊都不乏臥虎藏龍,他們都是一群「無名俠客」。你看看左上方那位,或許她就是「禱告俠客」,每天都會為世界各地的人禱告,祈求著平安及和平;而右排第三個可能是「奉獻俠客」,他每月都為世界各地有需要的人奉獻金錢和禱告,祈求能幫助他們一點點,可以改善生活;再看看你後排左二那位,他應該是「關懷俠客」,他每日都去給露宿者派飯,並和他們一起吃飯聊天,關心他們……。這些每天都默默地與主同工的人,都是神所愛、所用的謙謙君子;他們都不曾記下名來,只是謙虛溫和地持續做著主喜悅的工作。

但是有些「俠客」卻好像會漸漸地忘記了初衷?他們持續的原因,已經不單是為神,更多了一點點為自己的名譽。想讓人記住他?想在歷史中留痕?漸漸地他們就成為了馬太福音六章五節所講的人。這些變了質的俠客依然在做著主的工,只是沒那麼的純粹了……。

又有些「俠客」,做著做著,為增加成效,就引入現代化的管理學、科技等的方法與技術,又慢慢偏離了初衷。他們依然是在做著主的工……。

當然,正如保羅在腓立比書一章十八節說:「這有何妨呢?或是假意,或是真心,無論怎樣,基督究竟被傳開了。為此,我就歡喜,並且還要歡喜。」他們做著主的工,我們還是會歡喜的,並且他們已經得了他們的賞賜。

那我們呢?那為什麼耶穌要問彼得三次「你愛我嗎」?我相信其實真心與假意還是有分別的……。最後用民數記十八章二十節,耶和華對亞倫說的話互勉:「你在以色列人的境內不可有產業,在他們中間也不可有分。我就是你的分,是你的產業。」讓我們不忘初心。

*現實生活中,你是哪一種呢?還記得你的初心嗎……?

Read More →

宣教X揀選

某國的農家在某年想出一個計劃:他將一塊馬鈴薯田劃分成好幾個區域,然後募集出資者。農家負責播種採收,按區域的收成把所得的全部寄給該區域的出資者。到了收成的季節,每個出資者都收到馬鈴薯。

開箱一看!卻是大小不一的馬鈴薯,有奇形怪狀的、有爛掉的……

其實以食用馬鈴薯為例,在農家收成時大概有一半會歸類為爛的或是NG商品(即:外型不佳、有傷痕、爛掉、太大太小、被蟻咬、尚未成熟等)。平常在超級市場見到的、買到的,都是經過農家及商人精挑細選的!像我們買橙的時候,總是左揀右揀、又拋又捏。揀皮薄光鮮又重秤的、揀標籤、揀代碼:什麼4012、什麼3107。

有時在想,我們處身現代社會中,好像都太過看重物質與及自己的感受,付出多少,就要收回多少,等價交換。要公平、要公義、要自由、要理想、要有得揀!卻很少談到無私、奉獻、犧牲等等。

「如果有一個人手戴金指環,身穿華美衣服,進入你們的會堂,又有一個衣衫襤褸的窮人進來,你們就看重那個穿華美衣服的人,說「請坐在這上座」,卻對那窮人說「你站在那裡」,或「坐在我的腳凳下邊」。難道這不是你們中間有了歧視,而你們也成為了心懷惡念的審判官嗎?我親愛的弟兄們,請聽,難道神不是揀選了世人眼中的窮人,使他們在信心上富足,並且承受他的國度嗎?這國度是他應許過賜給愛他的人的。(新漢語譯本──雅2:2-5)

「不是你們揀選了我,是我揀選了你們」(約15:16上)、「我們愛,因為神先愛我們」(約一4:19)。

其實在農家眼中,大小不一的、奇形怪狀的、部份爛掉的馬鈴薯,都是可以吃的食物。農家將NG貨送去食物加工廠處理後,餘下的大多是給自己吃或分送給附近的鄰居。他們不會隨意浪費,只需切去爛掉的部份,就可以將它們煮成各式各樣的美味的食物。

*現實生活中,我們是常常計較?還是「mai-pian-lai」*……?

*泰文mai-pian-lai(不要緊、沒關係、沒事)
泰國人的生活步調比較悠哉悠哉,對於細節沒那麼計較,所以就常聽到他們說「mai-pian-lai」沒關係沒關係。隨時保留一點迴旋空間給對方,退一步海闊天空,所以泰國人總是給人快快樂樂的印象。

Read More →

宣教X合作

香港樂壇,不時有流行曲歌手與交響樂團/中樂團合作演出。有歌手指由於聽眾的習慣,這類演出往往會將焦點落在歌手身上,而忽略了樂團豐富多彩的演奏。有時歌手將流行音樂慣用的節奏組合帶入,犧牲了樂團本身富有的層次與細膩,珍貴的樂團聲音淪為背後的陪襯,很可惜。

所謂的合作,不就是將雙方的優點激盪,發揮出兩倍三倍的效果,以達到雙贏?……

可惜的是,現實中人們往往只著重自身利益,「合作」只是達成賺取更多利益的手段。以盡可能少的投入去賺取更多的利益。表面上是「合作」,內裡卻是把別人「當槍使」互相計算。

說回那歌手與中樂團的合作,他們達成了共識。歌手只有兩首歌是自彈吉他伴奏,其他的全交給中樂團負責,更不會引入西方樂器,務求突顯中樂音色的細膩。後來更有感而發地問「什麼是中國音樂呢?中國音樂並不單指是用中國樂器演奏或填上歌詞,而是一個發自內心的感覺,是一種對情的留戀及嚮往。

「合作」最重要的是「真誠」及「交流」,目的是雙贏。將雙方的優點最大的發揮達到兩倍的效果。就像物理學:波的疊加原理(Superposition Principle),兩個波之間的振幅及頻率達致重合時,其振幅直接相加,而彼此間又互不影響。如圖紅色波和藍色波,則會合成如綠色波般。

「交流」並不等於「妥協」,而是彼此達成「共識」。互相「欣賞」及「尊重」,期盼彼此都有得著。不是甲方邀請乙方來,名為合作/交流,實質卻是邀請乙方來幫甲方做事。

可怕的是,不是因為我們在利用別人,卻因為我們在追求快速和效率,成就了某方幫另一方般。在合作的事上我們小交流多分工,以在限期前完成為目標,卻不是為做好事情而努力,導致雙方都投入多卻成效不顯著。久而久之更成為習慣。

有多少出名的建築師、設計師、音樂人等,不是花了好幾倍的努力去交流溝通?我們只看到他們所成就的卓越創意,卻忽視那些在過程及當中所付出的努力?

在宣教服侍當中,又是否……如此?

現實生活中,你肯定不止一次與人合作過,你又是怎樣選擇的……?

Read More →

宣教X好玩

提起「好玩」你會想到什麼?是某主題公園?是某次旅行?是某個遊戲?是某種運動?但你……就沒想過返工會很好玩嗎?做會計的對著0-9的千變萬化數字組合,不覺得好刺激好玩嗎?做客戶服務的對著無數客戶群,不覺得人生閱歷豐富好玩嗎?做教牧同工的對著每周的講章,不覺得精彩好玩嗎?做家庭主婦的想著今晚食什麼菜,不覺得幸福好玩嗎?

好吧好吧,各位弟兄姊妹冷靜啲。那位弟兄先放下你手上的摺凳……

是不是很想說傻的?是不是變態?你是被虐狂?

我知道環球影城好好玩。我知道瑞士旅遊超正。這些「好玩」都是情感及官能上的。而我指的「好玩」是態度上的,但又不是在說苦中作樂那種!這只在乎你能否在工作或事奉中,找到其中的意義與樂趣。

後漢書光武帝紀下:「每旦視朝,日仄乃罷。數引公卿、郎、將講論經理,夜分乃寐。皇太子見帝勤勞不怠,承閑諫曰:『陛下有禹湯之明,而失黃老養性之福,願頤愛精神,優遊自寧。』帝曰:『我自樂此,不為疲也。』」

我們中福團的國際總幹事朱昌錂牧師常說:「宣教好好『玩』」。嗯,是的,因為每當一個人做他自己喜歡做的事時,就不會認為艱苦,更不會單單當它只是工作,反倒能樂此不疲,享受其中。

齊王紀:「善為國者必先治其身,治其身者慎其所習。所習正則其身正,其身正則不令而行;所習不正則其身不正,其身不正則雖令不從。是故為人君者,所與游必擇正人,所觀覽必察正象,放鄭聲而弗聽,遠佞人而弗近,然後邪心不生而正道可弘也。」

我們就像一個空空的杯子,慢慢被水注滿,然後又倒出來,然後又填滿。若你盛載的是苦水,把它倒出來,怎可能會是甜的?若八分苦兩分甜,倒出來的仍是苦的。所以心正則其身正。當你心中充滿上帝的恩典及愛時,怎可能會流出苦水呢?

現實生活中,你問問自己你杯中裝載的比例是怎樣的呢……?

Read More →

宣教X毅行

宣教X___-06常有人問宣教士「為何你們能這麼長久地留在工場呢?」我有時會想,這問題其實並不是在問宣教士,而是他們在問自己,在問自己的內心為何憂悶。

現代人的生活越發多姿多采,節奏亦越來越急速。可能大家都沒有在意,你換手機、衣服、鞋子的速度是否越來越快?對飲食、興趣等是否亦越來越快厭倦?在豐富多彩的世代,同樣的價錢,你可以有更多不同的選擇,你亦有無數的藉口合理化轉換東西。工作不順心?換!男女朋友不體諒?換!丈夫妻子不和諧?分開吧!在這樣的文化薰陶下,你不難想像弟兄姊妹會這樣問……

在剛過去的十一月中旬,又是一年一度的「樂施毅行者」活動。借問一下,你身邊有沒有弟兄姊妹參加呢?你可以有千萬種理由參加,亦有千萬種理由拒絕參加。「理由」沒分高尚、貴賤、合理、對錯等。其實答案就只是你願不願意。

同樣是博士畢業,你同學早已高薪厚職,你卻在宣教工場上做「蚊型」教會的牧師,信徒小貓三四隻;同樣是牧者傳道,你同學有好友親朋常聚一起,你卻離鄉背井孤身異鄉中,被本地人討厭,拒絕相信你傳講的耶穌。許多許多的「同樣」,許多許多的「你卻」……

我深深相信,每個擺上自己為主獻身的宣教士,絕不會是後者。然「我的心尊崇主,我的靈因神我的救主而歡欣。」(路一47—新漢語譯本)這句話應該充分代表他們的心聲。

回到最初的問題,「為何你們能這麼長久地留在工場呢?」其實你是不是在反問自己呢?若果你真是喜歡願意,你若真是認同。你應該不會問這個問題吧?

最後以一則耳熟能詳的故事共勉之:

「李白讀書未成,棄去。道逢老嫗磨杵,白問故,曰:「欲作針。」白笑其拙,老婦曰:「功到自然成耳。」白大為感動,遂還讀卒業。卒成名士。」陳仁錫《史品赤函》

現實生活中,你是以得失價值當作法碼,……?

Read More →

宣教X態度

宣教X___-05春秋時代,楚莊王在一次平定叛亂後大宴群臣,酬謝有功將士。美酒佳餚,觥籌交錯,直到黃昏仍未盡興。楚莊王命人點燭,繼續夜宴,更吩咐自己最寵愛的兩位愛妾許姬和麥姬輪流向文臣武將們敬酒。忽然疾風吹過,燈火熄滅,漆黑中竟有人斗膽捉住許姬的手;拉扯中,許姬扯下了那人帽子上的纓帶,並向楚莊王呼喊,點燈後要捉拿這無恥之人……

故事後來怎樣發展?如你是楚莊王、是許姬、是那失儀者,你會怎麼應對?……

……楚莊王沒有立即下令點燈,卻大聲說:「寡人今日設宴,務要諸位盡歡;現請諸位脫下帽纓,使能更加盡興。」當燈火再亮時,將士中無一戴冠。席散後,許姬嬌嗔楚莊王不給她出氣。楚莊王說:「此次君臣宴飲,旨在融洽關係。酒後失態乃人之常情,若要追究,加以刑責,豈不大煞風景?」

過了三年,楚晉交戰,一位武將總是在前領軍,奮勇殺敵,楚國大獲全勝。楚莊王問那位武將:「我的德行淺薄,又不曾優待你,你為何竟毫不猶豫的為我出生入死呢?」武將回答說:「回王,我本是該死的!那次我酒醉失儀,王沒緝我、殺我。我豈敢忘卻此大恩大德,故要為王鞠躬盡瘁!」

這結局有沒有出乎你的意料?他們的對應反映他們採取什麼「態度」。若是事情倒轉,是楚莊王輕薄武將的妻子,結局將會怎樣?為什麼?

孟子說:「君之視臣如手足,則臣視君如腹心;君之視臣如犬馬,則臣視君如國人;君之視臣如土芥,則臣視君如寇讎。」中國傳統觀念「五倫」說:「父子有親、君臣有義、長幼有序、夫婦有別、朋友有信」。所謂的「君」「臣」,可以延伸至「上」「下」的關係。

宣教工場上,宣教士處身異文化,要融入當地生活、與當地人親密交往,許多時是困難重重。宣教士必須以謙卑真誠的態度住在他們中間,關愛他們,讓他們看見基督生命的見證,才是進入他們內心世界的唯一法門。

現實生活中,我們是常常抱怨指責?還是多有寬恕體諒?是真心意誠?還是隨便敷衍……?

Read More →

宣教X伙伴

宣教X___-04「一枝竹會易折彎,幾枝竹一扎斷節難…孤掌莫持依,團結方可幹大事。」團結──不在乎人多,而是講究同心合意緊密相連。若不,成語「貌合神離」講得十分傳神,表面上彼此很相合,關係很好,實際上心思卻不一樣,各行其是。

試想像,戰場上,指揮官下達了作戰策略,行動隊長卻不信任指揮,他的部下又陽奉陰違,補給支援隊又懶散怠慢。那你預計到這場戰局的結果了嗎……?

面對撒旦大軍,需要彼此有著同一的願景與目標,才能為主贏得這場屬靈爭戰的最後勝利。軍團必須分工合作、互相配搭,有在前線爭戰的精兵、有負責支援補給的後勤、有居中應策的指揮中心、以及提供糧食軍需的大後方等。他們彼此相互信任及尊重,擔起各自負責的岡位,又緊密保持聯繫、互相支持及關注。這理想的團隊會否有可能在現實出現呢?

球賽中,每分每秒都可能瞬息萬變,若眼目只追著足球的動線移動,那你的節奏總會慢人幾拍。你需要時刻關注球的動線及隊友位置,才能制定你的下一步。當你看到敵方後場空虛,又瞄到己方後衛拍檔攔截,你便立刻衝向敵方後場。己方中場看見你衝,他就走位調整自己的位置。後衛拼命攔截,一個腳鏟成功截取,起身側腳一踢將球往前斜送,中場接應後大腳一斬。你就瞄到球從高空飛來,即時就接球、前衝、射球。

這一連串的攻勢,有著默契與信任。若凡事只是做好目前工作,你將會步步慢,整個節奏就跨掉了。而默契的背後,是建立在汗血淚上。關係是需要磨合的,信任是建立在彼此尊重上。

若關係是建立在責罵抱怨上,又怎能信任呢?若關係是建立在從屬關係上,而不是一起溝通完成。你又會怎樣想?

「不怕神一般的對手,最怕豬一樣的隊友!」

現實生活中,我們是否總是自己在做自己的事,總是找別人來幫你,而不是一起……?

Read More →

宣教X兵法

宣教X___-03古代兩軍對壘,其實許多時是各派一名勇士上陣,作一對一的決鬥,勝者為王,敗者為寇,來分勝負。當以色列軍隊見到昂藏九尺的哥利亞出來叫陣時,他們極其害怕,龜縮在軍營內達四十日。這段記載在撒母耳記上十七章的故事,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吧?

若你是當時以色列軍隊中的一個小兵,你會想什麼?你會怎樣選擇?是躲藏?是出戰?……

以色列軍隊見到哥利亞,因其高大勇猛,就極其害怕,四處躲避。若我們向諸葛孔明求教,應如何擊敗哥利亞?或許孔明會教我們用挑釁離間、美人計、反間計等方法。孫子兵法有云「兵者,詭道也」。或許這樣也能擊敗哥利亞,取得勝利。不過神只是想我們單單取得勝利嗎?

神沒派祂的軍隊來擊敗非利士大軍、神沒安慰驚慌失措的以色列人、神只是讓一個小子大衛經過軍營,又使用他擊殺哥利亞。

大衛作了個很好的榜樣,讓我們知道,在面對屬靈爭戰時,不是先求解決方法,而是單單去信靠神,仰賴神。求的是神的「方法」而不是自己的「兵法」。不是要我自己取得勝利,而是要神得到當得的榮耀。

現實中,我們是高舉市場調查、策略?還是禱告求問神……?

Read More →

宣教X禱告

宣教X___-02約翰.派博(John Piper)說「禱告是教會的軍用步話機」,是神賜給我們在世界擴展基督國度時使用。在有需要的時候,我們可以隨時請求指揮部提供一切軍需。

為何神所賜的步話機會失靈?約翰指出,主要的原因,是信徒經常將這台軍用步話機當作家用對講機使用。他們不明白人生原是一場戰爭,所以不曉得禱告的真正用途……

禱告是為達成戰爭中的宣教使命而設立的。這好像戰地的指揮官耶穌召集部隊,叫他們執行一個重要任務,就是去結果子。他向每一個士兵發放一台步話機,每台步話機的頻率已接上總司令的總部,然後指揮官說:「同志們,總司令要你們去執行一項任務,他定要看見任務完成,為此,他委託我發給你們每人一台步話機,使你們可以直接與他取得聯絡;如果你們忠於使命,竭力作戰,他便會隨時接收你們發報的消息,制訂戰略,並會在有需要時派出空軍作支援和掩護行動。」

可是,數以百萬計的基督徒做了什麼?我們並不覺得現正是戰爭的時刻。戰爭對我們全無迫切感,我們沒有儆醒防守,也毫無戰略可言;我們只是在安享穩定繁榮,把那台軍用步話機安裝在家裡、在度假小屋、在遊艇、在汽車上,為要使自己的安樂窩變得更安樂,而不把它用作與敵軍火併時的工具,呼喚加強軍事火力增援,致敵於死地,取得勝利。

現實中,我們是拿著話步機唱著情歌,還是……?

 

延伸閱讀

出版書籍_萬國歡呼 齊來敬拜至尊上帝

《萬國歡呼 齊來敬拜至尊上帝》
約翰.派博(John Piper)著
第二章,P56-68

Read More →

代禱信 分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