宣教╳射

Home 文章 宣教╳射

宣教╳射

  獵人會射箭、兵將會射箭、君子都會射箭!所以君子一點也不文弱!君子六藝通常都是指,五禮、六樂、五射、五御、六書、九數。而五射,分別是:白矢、參連、剡注、襄尺、井儀。……

  箭出,箭勁穿靶,露出箭,是為「白矢」。三箭出,矢矢相連,是為「參連」。這樣才能稱君子!?是不是覺得自己一直誤解了什麼?其實,君子在古代中國周朝以前,是貴族的統稱。他們所接受的都是最好的教育,是當時的社會精英,能文能武。

  十六世紀以後來華的傳教士如利瑪竇、湯若望、南懷仁等,他們除了專修神學外,更是懂得天文、地理、數學、哲理等博學多才之士者。在此之前到中國傳教的基督教傳教士,首兩次都被趕走。第一次在唐代,稱為景教;第二次在元代,統稱為也里可溫教。第三次在明末,利瑪竇來到中國,學習中文及穿上儒服入鄉隨俗,又引進西方先進的科學知識,最終引起士大夫們的關注,才成功留在中國。

  宣教最終目的只有一個,就是「使萬民作基督的門徒」。要達成這個目的有三個步驟:第一是「你們要去」、第二是「奉父、子、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」、第三是「凡基督所吩咐的,都教訓他們遵守」。那麼問題來了!某些地方不歡迎外人來,那怎去?又某些地方不接納外國宗教,那怎洗?又某些地方語言、文化、習性不同,那怎教?所以我們就要找對「方法」。因應不同環境不同狀況,而使用不同的弓、不同的箭、不同的技巧,針對切入。

  「方法」對、「技巧」對、還要「時機」對!我們中福團的有句口號是「在適合的時間,差派適合的人,到適合的地方,從事適合的事工」,這是我們中福團的差派哲學。要找準「時機」就必須要「等待」,在「等待」中又必須要時刻「準備」。

  唐太宗跟老師蕭瑀說:「我自小喜歡射箭,以為對弓箭瞭如指掌。最近得到十幾支良弓,就去問弓匠。弓匠說都不是好弓,因為製弓的木料中心不正,紋理偏斜,弓雖然剛勁有力,射出的箭卻不會直。這讓我領悟到,我用箭矢平定天下,卻仍然不懂弓箭。更何況治國之道呢?」《資治通鑒‧唐紀》

*現實生活中,知易行難,你在「行」?還是仍只在「知」呢……

代禱信 分類